• <legend id="c1bwd"></legend>
    1. <span id="c1bwd"></span>
    2. <ol id="c1bwd"><blockquote id="c1bwd"></blockquote></ol>
    3. <track id="c1bwd"><em id="c1bwd"><del id="c1bwd"></del></em></track>
      2018年正逢改革開放40周年,也是中國經濟由高速增長轉向高質量發展的關鍵之年。為了弘揚偉大的改革開放精神,推動中國經濟轉型升級,匯聚資本市場正能量,證券時報啟動“上市公司高質量發展在行動”大型系列報道。該系列報道由本報社長兼總編輯何偉領銜,擬走進表現卓越的行業龍頭上市公司,與上市公司高管面對面,深入探訪中國資本市場踐行高質量發展的好公司、好企業家、好故事。

      第121期華熙生物:600億玻尿酸巨頭,未來十年打造三到五個國民產品

      趙燕以“白馬騎士”身份進入華熙生物,引領公司駛入發展快車道,建立管理制度、兩次建廠擴產、開拓下游市場、赴港上市融資、退市后再赴科創板……而今,華熙生物市值超600億元,是全球透明質酸原料總龍頭,功能性護膚品和醫療終端產品成長較快。

      第121期

      華熙生物:600億玻尿酸巨頭,未來十年打造三到五個國民產品

      趙燕以“白馬騎士”身份進入華熙生物,引領公司駛入發展快車道,建立管理制度、兩次建廠擴產、開拓下游市場、赴港上市融資、退市后再赴科創板……而今,華熙生物市值超600億元,是全球透明質酸原料總龍頭,功能性護膚品和醫療終端產品成長較快。


      如今玻尿酸風生水起,而20年前尚“養在深閨人未識”。華熙生物的前身也一度因虧損而難以維系。一次偶然機會,引來趙燕長期投資。

      玻尿酸學名透明質酸,簡稱HA,原為從動物組織如牛眼、雞冠中提取。從九十年代起,微生物發酵法生產透明質酸技術彼時在濟南的山東生物藥物研究所出現,由該所研究人員郭學平率先研發出并掌握,大規模制取透明質酸有了技術支撐。現在全球透明質酸產能聚集于山東,2019年中國透明質酸原料的總銷量占全球總銷量的75%,而世界前五大生產企業均在山東。可以說世界玻尿酸看中國,中國玻尿酸看山東。

      1998年時,郭學平博士等30多人籌集800萬元創立華熙生物前身。“買了設備,租了廠房,然后就賠了兩年。”趙燕在濟南高新區的世界透明質酸博物館內介紹。兩年后公司引入境外資本,于2000年1月重新成立山東福瑞達生物化工有限公司(即華熙生物前身)。正達科技(華熙系)是員工持股平臺,后來持有公司50%股份。

      隨后經營遇到了問題,國內唯一客戶博士倫福瑞達不再從公司進貨。當時管理山東福瑞達生物化工有限公司的凌沛學(現任魯商發展首席科學家)四處找投資,他與趙燕是北大EMBA班同學。

      “我們班的同學里面有做證券的、有做基金的,都來看過。大家那個時候看不懂,看不到今天,不知道玻尿酸是什么物質,當時只在骨科、眼科使用,大家看個熱鬧就走了。”有一次,趙燕和凌沛學分到一組做PPT,凌沛學邀趙燕前往濟南看能否投資。

      “我就帶我的助理過來看看,說實在的,那時候也沒有看得很懂。郭博士在上面講透明質酸的發現過程,講得我都快睡著了。后來我就問他,這個物質在人體到底有什么作用、它的特性是什么?他說它最大的特性就是鎖水,1個透明質酸分子能鎖1000個水分子。其他我都沒聽懂,就這句話我記住了。”

      學生物出身的趙燕深知,皮膚問題就是水油不平衡,如果之后能用到化妝品領域,市場就大了。“就這么一點,我就說,那行!”作為民營企業家,未經盡調,拍腦袋作了決定,以原始投資為基礎乘1.5倍,收購了員工(當初集資的科研人員)持有的50%股份。

      她進入公司第一件事,派了一名總經理,給公司做ISO9000認證,建立現代企業管理制度。“事實證明企業后續的發展第一步非常關鍵,你不光是投錢,更多的是要投一種理念,一個方向,一個目標。”還有一個小故事,當時總經理年薪50萬元,企業最多承擔不能超過25萬元,趙燕自己從北京付了一半薪水。

      趙燕對公司進行了重塑。一年時間拿下ISO9000,成立研發中心重新招人。2003年在企業只有兩三千萬的營收時,趙燕果斷地決定給公司出資建廠,累計投資約2億元新建了今天的華熙生物一廠區,2005年投產后,在透明質酸原料端很快成為全球最大的研發生產企業,至今未被超越。

      那時市場也已打開。趙燕微笑著說:當時是賣方市場,都是別人打電話來訂貨,沒有應收款。2008年公司在香港上市時,不到9000萬元的銷售收入,稅后利潤6000萬元,日子比較好過。

      崇尚實體 趴在地上干活

      2000年底趙燕介入時公司還在虧損,無自有廠區、辦公地。20年間,在其他股東退出的情況下,趙燕持續向華熙生物輸血,在濟南先后建設一廠區、二廠區、三廠區,并在安徽、天津擴產,收購世界第四大透明質酸生產企業山東東營佛斯特。2019年,華熙生物歸母凈利潤達5.86億元,透明質酸原料銷量全球占比39%。

      圖為華熙生物生產線(宋春雨/攝)

      若了解趙燕的過去,便對其果斷進入這家企業,并在后期進行組織變革、持續投入并不意外。

      在不少人眼中,趙燕的財富起點是房地產,還曾是第一創業控股股東,從事地產、金融生意,和實體不搭邊。在趙燕眼中,沒有這么簡單。

      趙燕回溯了自己的過往。1989年,自己和三個同事湊了5000塊錢,到當時改革開放最前沿的海南島拼搏。第一桶金的取得和山東著名企業家海爾集團董事局主席張瑞敏有些類似,張瑞敏是砸冰箱,趙燕是修冰箱。

      海南當地有一家和澳洲資本合作的冰箱廠,七八百臺冰箱啟動不了在庫房閑置。趙燕四人攬下該批冰箱,抵押后拿錢到廣東順德找師傅維修并出售,由此賺到第一桶金。而后,她在海南島投資服裝廠,還贊助過椰子節。當然,很大一部分原始資金來自投資買地,當時正趕上海南地產熱,鄧小平南巡之后海南島地產大爆發。談到這里,趙燕不禁用出了“我噻”倆字,原來一畝12萬元買的地,一星期一個價,最后漲到100多萬元,最貴的一個地塊一畝賣到300萬元。

      在嗅到海南房地產泡沫危險后,她逐漸從海南撤出,2000年左右進軍北京,第一個項目是長安街上的華夏銀行總部項目,該項目開發完畢后全部售出,這也是趙燕少數開發完直接售出的項目,目的是要在北京立住腳。而后她又開發了中環世貿項目、奧運場館五棵松等項目。

      “真正意義上我沒有做過房地產。我基本上沒有做過純住宅,做的是寫字樓和城市綜合體。我一直把自己定位于做實業,我的寫字樓也是自持運營的。”趙燕介紹,好不容易在城中心位置拿到一塊地,建后賣掉,然后在更遠的地方再買一塊地再開發,賣了再去更遠的地方……她覺得這樣好辛苦好累,也沒有多大價值,她更想給建筑、土地賦予生命。

      趙燕也投資信用社、第一創業。但在趙燕看來,第一創業是純粹的財務投資,而投資信用社也只是股權投資,沒有實際去經營。

      對于做實體企業與做金融的邏輯,趙燕也有深刻理解。民營企業家適不適合做金融關鍵是看他做企業的初衷,若立志在金融領域做好,就應該往這方面走,金融就是專業人士干專業的事,是典型的負債經營,最大的特點是風控。“我不太贊同做實體的人跨界做金融。因為做實體是趴在地上把最難最苦最累的活干完。金融永遠是嫌貧愛富,只做錦上添花的事,不做雪中送炭的事。所以,要是做實體產業的人做了金融,很難回歸實體,兩者邏輯理論不一樣。”

      華熙生物的成功是趙燕在實體經濟領域成功的典型例子。在趙燕看來,一定要做正確的事,只要方向對了,慢一點沒關系,但每一步都要走得扎實。

      對于為何在金融行業進行財務投資,趙燕解釋,“把產業資本和金融資本結合,變成壟斷資本,可能才有免疫力,這是我大學時從政治經濟學中學會的。”而壟斷資本就是華熙生物正在做的事,成為龍頭在全球擁有定價權和話語權。



      黄色电影免费看
    4. <legend id="c1bwd"></legend>
      1. <span id="c1bwd"></span>
      2. <ol id="c1bwd"><blockquote id="c1bwd"></blockquote></ol>
      3. <track id="c1bwd"><em id="c1bwd"><del id="c1bwd"></del></em></track>